牛坦的传说

一天,东阳马坦和义乌牛坦路过衙门,只见昏官们正在大兴酒席,行令豁拳,杯盘交接,叮当作响。门外,却等着许多要求断事的百姓,一个个心急如焚,愁眉苦脸的。两人看了很气愤,决定给昏官们的酒宴加点辣味…… (更新:2017-09-20)

一天,东阳马坦和义乌牛坦路过衙门,只见昏官们正在大兴酒席,行令豁拳,杯盘交接,叮当作响。门外,却等着许多要求断事的百姓,一个个心急如焚,愁眉苦脸的。两人看了很气愤,决定给昏官们的酒宴加点辣味。当下,两人便装着争吵起来,你扯我一下,我拉你一把,一直吵到了喝酒的地方,县官见状慌忙鸣锣升堂:“什么事?快说!”马坦指着牛坦说:“他打我!”牛坦指着马坦说:“他打我!”马坦说:“是他先动手打我!”牛坦说:“是他先动手打我!”县官惊堂木一拍,厉声说:“一个一个讲!”

马坦说:“我先说。青天大老爷,为的是几句话。他说你是小老婆养的,我说你是大老婆养的。请老爷明断!”

县官一听,怒从心起,惊堂木一拍,叫左右将牛坦拉下去狠狠地打。牛坦不慌不忙地上前说:“青天大老爷,你没有听明白呢!我说你是正宫养的,他说你是奶婆养的。请老爷明断。”

县官一听,更是火了,喝令左右拉下马坦去狠狠地打。马坦上前一步,对县官说:“青天大老爷,我根本没有这么说。我说九州十八府,数老爷最廉洁,牛坦却说,老爷最贪婪,要不,你哪来的酒肉吃呀!”

县官火极了,惊堂木乱拍,跳着叫将牛坦拉下去往死里打。牛坦却直摇着手说:“青天大老爷,我根本没有这样说。我是说九州十八府,老爷最清明。马坦却说,老爷最糊涂,否则,哪有这么多的平民来告状呢!”

老爷气昏了,狂叫着皂隶把两人都往死里打。这时告状的平民们涌了进来,马坦挣脱皂隶的手,说:“我根本没有说过。我说老爷是一面高悬的明镜,牛坦,你如果不信,叫老爷审给你看看好了。老爷一定是公正廉明、清纯如水哩。”人们也喊了起来:“对对,望青天大老爷给我们明断!”

昏官没法,只得给前来的平民认真地审起案来。这时,马坦和牛坦向着东街扬长而去,至于老爷审案是否明镜高悬,他们就不管了。

在这则故事中,我们可以看到牛坦和马坦联合起来戏弄县官的情景。民间文学是流传于坊间的百姓口口相传的文学,随着现代娱乐手段的多样化,年轻人对这一类文学不感兴趣,代代相传、未有文字固化下来的这些乡土文学正在慢慢地消失,挖掘整理这些民间的“活化石”刻不容缓。民间文学的创作已经到了“断代”的关头,它正如同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样,已经后继乏人。

知难行易,知易行难
义乌资讯网 Copyright © 2017 | 网址导航 | 浙ICP备13007578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