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逃的外商 赊账的义乌

 近几年来,关于外商在义乌骗货的新闻一直屡见不鲜。义乌频频出事,暴露了其传统的外贸赊账模式的漏洞…… (更新:2012-06-26) 祝优优 来源:网络

 近几年来,关于外商在义乌骗货的新闻一直屡见不鲜。义乌频频出事,暴露了其传统的外贸赊账模式的漏洞

  法治周末记者祝优优发自浙江义乌

  如今,在义乌国际商贸城中,只要一提到“赊账”,总会让经营户有些忐忑不安。但是,外贸形势的日益严峻,又不得不让很多经营户抱着“能接到订单总比接不到订单要好”的心理,铤而走险地跟赊账的外商打交道。

  “义乌是国际贸易综合改革的试点城市,改革具体会改成什么样,是很多经营户所关心的内容。”在义乌国际商贸城经商多年的一位经营户告诉法治周末记者:“在当前外贸形势不太乐观的情况下,我们希望能转变以往陈旧的赊账模式,找到一条新的适合我们生存发展的新型贸易方式。”

  外商的逐金之地

  2011年年底及2012年5月底,因印度媒体炒作印度商人在华被绑架,印度驻华大使馆两次发出警告,意指中国“危险”。但是,这并不能阻止印度人来华经商。

  印度商人Lucky告诉记者,任何一个国家都会有好人和坏人,所以他并不会因为印度大使馆的警告而远离中国。“相反,我真的很喜欢中国,也很喜欢义乌。”

  28岁的Lucky是一名典型的印度商人。

  6月22日上午,10时15分,Lucky准时出门,拐进一个印度餐厅,要了一份早餐。

  之所以选择在10时15分出门,Lucky解释道:“福田市场10点钟开门营业。”

  他口中的“福田市场”,其实就是义乌国际商贸城,本地人也叫做“小商品市场”。该市场拥有五个分区,单一个四区占地面积就达到840亩。

  Lucky是要来这里采购袜子。

  记者跟随Lucky进入市场,一眼望去,左右两边均是摊位,琳琅满目的柜台上均是各种各样的长袜、短袜、连体袜……

  Lucky熟门熟路地来到左侧一家店门口,拿起一双男士棉袜,开始了问询:“Howmuch?”商家则在计算器上面打出价格示意。

  如果价格合适,他会向商家索要一张名片,再用笔把商品名和价格写在名片背面。如果价格不合适,他会友好地说句“Thankyou”,转身离开。

  由于Lucky的中国向导生病在医院,他只能一个人选购商品。碰到合心意的想要大批量采购的商铺,他告诉记者,等他的中国向导来了,他会回来下订单。

  几乎每一个来福田市场采购商品的外商,身边都会有一个中国向导陪同,充当着翻译、向导和助手的角色。

  在选购一种镂空花纹的裤袜时,Lucky货比三家,发现有一家只卖7元,比其他商家的价格低了足足1元钱,他立刻喜笑颜开。记者不禁问道,这个拿回印度,能卖多少呢。Lucky表示,他赚的并不多,不过10元的价格是能卖出的。

  这是Lucky今年来中国的第11天,此前他刚刚在广州采购了一批商品,这次来义乌,他除了要采购各种袜子,还要买各种内衣、内裤。

  当记者问他,要买多少时,Lucky只夸张地张大了嘴巴,连声说了几个“many”,表示量很多。

  据了解,义乌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港口。有关数据显示,去年义乌出口标准集装箱数量高达57.1万只。

  作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,义乌被誉为“小商品海洋,购物者天堂”。去年3月4日,国务院正式批复《义乌市国际贸易综合改革试点总体方案》的批文,由此,义乌成为了全国第十个“经济特区”。

  有关数据显示,义乌的饰品垄断了全国饰品业的70%。正因为它是全球拥有商品种类和数量最多的城市,义乌吸引了不少境外商人。去年,入境义乌的外商超过44.4万人次,目前常驻义乌的境外人员也超过了1.3万人,其中,印度人占了很大一部分比例。

  赊账模式的恶性循环

  在记者走访福田市场的两天里,不少经营户都表示现在生意很淡。

  经营家居工艺品的杨小姐告诉记者:“很大因素是因为现在中东局势不稳,而来这边采购商品的外商大多是阿拉伯、伊朗、叙利亚等国家的。”

  去年,叙利亚爆发战争就给杨小姐家的店铺带来了不小的损失。“一批价值8万元的货物到达叙利亚港口了,但是因为战争,客户没办法提货,然后也退不了货,这钱就白白损失了!”

  淡季市场上,最让经营户们谈之色变的,就是外商的赊账。

  杨小姐说不清义乌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赊账模式,但她觉得这是一个很不好的恶性竞争导致的结果:“福田市场有那么多个摊位,竞争非常激烈。客户来选购商品,一个商家表示只能赊账一个星期,另一个商家提出能赊账一个月,那么客户肯定会选择赊账一个月的商家了。”如此一来,恶性循环。

  就在前一天,杨小姐家来了一个外商老客户,对方提出要按照以往的价格采购商品,而且赊账一个月。事实上,随着物价的飞涨,如今的货物已经远不止那个价格。但是,3天没有接到订单的她只能压缩自己的利润空间,无奈地接受。

  赊账模式的风靡,意味着背后巨大的风险经营户很有可能“货财两空”。

  据媒体报道,去年7月,经营体育用品的王女士接到一笔订单,一位土耳其商人带着翻译前来订购了4000个足球,没有支付定金,约定交货日期是7月15日,货到一个月后付款。

  王女士按照规定的时间去对方公司交货了,一个月后,当她拨打土耳其商人的电话时,对方表示过几天再付。可是,直到9月下旬,王女士都没要到自己的货款,联系不到人不说,甚至连对方的住所在哪儿都不知道。

  杨小姐告诉记者,去年自己一个朋友也被外商拖欠了100多万元的货款,白白蒙受损失。而在几天前,她自己也经历了一场意外:拖欠了一个月多货款的伊朗外商失去了联系!

  6月19日,由于一直打不通对方电话,杨小姐循着订单上的地址来到对方公司所在的福田大厦。此时,这家门口连牌子都没有的“伊彬贸易公司”房门大开、人去楼空。

  杨小姐进入房间后发现,这里的办公桌上都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尘,显然已经长期没有人在这里了。她告诉记者:“对方欠了我们3万元的货款,事后我们才发现,这家公司根本没有在当地进行过注册。”

  “因为去年我们跟这家公司有过贸易往来,所以今年他继续过来买东西,我们也没有怀疑。”

  “现在做生意真的挺难,没有订单的时候愁订单,有了订单以后愁厂家能不能按时交货,交货了以后愁能不能按时拿到货款。”杨小姐的话语中充满了焦虑。

  外商频频“出逃”

  6月21日,正当杨小姐跟记者叙述自己的遭遇时,她接到了一个让她欣喜的电话,对方公司在义乌的负责人已经将货款支付给了她。

  能拿到货款的杨小姐是幸运的,她告诉记者,义乌也有不少经营户因为外商的失踪导致货款根本无法追回,这个时候大家能做的,只能是“自认倒霉”。

  有媒体报道,今年4月27日至5月14日的半个多月时间里,义乌陆续有6家外商经营的外贸公司逃匿,涉及的国家包括巴勒斯坦、毛里塔尼亚、越南、阿富汗、叙利亚等,受害经营户上百人,涉案货物价值高达1600余万元。

  杨小姐告诉记者,在义乌做生意的人,很多是讲究诚信的,外商跟商户之间,由翻译充当着交易的纽带。但是,并不是所有的外商都会信任翻译,因为这里面存在翻译向经营户收取回扣的问题,另一方面,本地外贸公司代购商品时也会收取一定的佣金,于是,外商自己来义乌开外贸公司的情况越来越多。

  杨小姐认识好几个在义乌经营外贸公司的外商,她笑着告诉记者:“外商过来开外贸公司,只需要有一个美元账户,找一个中国负责人,租一间办公室和一个仓库,招聘几名员工,就能运作起来。”

  但是,在义乌开外贸公司的外商情况也有点复杂,有的是直接在香港注册公司,有的是自己本国公司在义乌的办事处,有的在当地工商部门备过案,有的根本没有备案。

  一名义乌当地人向记者透露,由于义乌有很多城中村,所以不乏外商将外贸公司开到居民区的情况。在他的带领下,记者来到福田大厦,他随手一指对面的居民楼:“这里面很有可能就藏着外贸公司,有的根本没有挂出牌子,乍一看不会有人知道这是外贸公司。”

  很多外贸公司集中在福田大厦里。记者在福田大厦B座一楼看到,墙壁上挂着大厦各个楼层的房号及所对应的公司名称。

  有的挂了牌子,有的没挂牌子。有的直接写着“阿富汗”、“乌克兰”。当地人士说:“这些没有公司名字的,很大可能就是没有在当地注册过的。”

  对于这些没有注册过的公司,监管非常困难。

  据义乌市公安局经侦大队的统计数据,2009年被控告卷款而跑的外贸公司(个人)共153家,涉及金额4亿元;2010年,有132家,涉及金额4500万元;2011年共有80家,涉及金额9700万元。

  宣冲是义乌当地一家外贸公司的负责人,他向记者透露,外商在本地开外贸公司有很多优势,一方面能很容易获得信任,掌握自己本国的采购商资源,另一方面在与采购商的沟通上没有任何语言障碍。

  但是,为什么如今外商会频频出逃,这里面又有很多复杂因素。据他了解,随着人民币的升值,外贸失去了以往的价格优势,另一方面,整个国际局势不好,导致外贸形势不乐观。

  外商出逃,有些可能是因为自己资金链断裂,有些可能是自己国家发生动乱或战争,当然也不排除有些人是利用义乌本地赊账模式的漏洞。

  “本地经营户所能做的,也就是自己加强风险防范意识。因为做生意本身就是有风险的。”宣冲说自己在做外贸时,也经常遇到要帮采购商垫付货款的情况,一旦采购商失去联系,他就有不小的损失。

  出路在转变贸易方式

  如何更好地防控外贸诈骗,成为了当地公安机关和相关部门所要应对的首要问题。

  早在2009年,义乌公安局经侦大队设立了“义乌经济案件预警平台”,可查询外贸公司、货代公司的公开信息以及外商注册信息、工商注册信息等,增强风险防范。

  记者打开该网站发现,如果经营户在交易时遇到对方公司存在“初次交易、公司未注册、大量订货、逃匿嫌疑、诈骗嫌疑”等“风险”的情况时,可以在网站上填报贸易信息,公安人员将会对信息进行整合,查审对方的公司注册材料等并反馈给商户。

  一些可疑外贸公司的投诉记录也会被留在网站上,供其他经营户参考。

  记者在网站上发现了杨小姐此前所说的“伊彬贸易公司”的投诉记录,上面写着该公司的老板叫MAHDI,国籍为伊朗,2010年3月25日,平台反馈该公司未注册,也有不少人投诉说老板一直拖欠货款。

  记者在福田市场走访的过程中,问了不少经营户,他们均表示,现在基本不做赊账生意了,如果一定要赊账,也要看看对方的信誉如何。另外,在做生意时,都会要求对方至少要交30%的定金。也有经营户表示,如果是老客户的话,会放开一些条件。

  法治周末记者查询相关资料了解到,作为国际贸易综合改革试点城市的义乌,改革的重点是建立新型贸易方式、优化出口商品结构、加强义乌市场建设、探索现代流通新方式、推动产业转型升级、开拓国际市场、加快“走出去”步伐、推动内外贸一体化发展。

  浙江红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马斌涵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说,赊账模式让义乌市场的经营户承担着巨大的法律风险。

  据他介绍,由于对方当事人的身份难以明确,一旦发生纠纷,经营户想要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就非常难,受限于国别、文字、语言、法律等因素的影响,要核实外国客商的身份也会存在很大的困难。

  另外,义乌的外国客商通常没有多少资金,也没有在中国购置产业,有些是没有办理任何工商登记手续的黑公司,有些虽然有注册但却是没有真正资产的皮包公司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马斌涵说,经营户要想通过法律途径来进行索赔或者追偿非常困难,哪怕这些外国商户在国外有很多财产可供执行,经营户想要索赔或者追偿必然要牵涉涉外法律问题。

  马斌涵向记者介绍,涉外法律问题又是非常棘手的一个内容。“凭借中国司法机关自己的努力不一定能够解决,很有可能还要借助国际间的司法协助。”这种情况也有可能给义乌市场经营户的维权带来很大的麻烦。

  对此,不少经营户忧心忡忡:如果仅仅依靠风险防控,而不出台相关的机制,以对外商的外贸公司形成长期有效的监管,那么,在如今局部地区动荡不安、外贸形势不乐观的当下,还是会有更多的外贸诈骗事件发生,让更多的经营户蒙受损失。

  经营户迫切地希望能转变以往陈旧的过时的赊账贸易模式,寻求一条新的适合生存发展的新型贸易方式。

知难行易,知易行难
义乌资讯网 Copyright © 2017 | 网址导航 | 浙ICP备13007578号-1